从“九一八”到抗美援朝两支命运迥然的“东北边防军”


上世纪中国有过两支“东北边防军”,都曾担负保卫东北边防重任,但在面对强敌时,采取了不同的对策,以至有了截然不同的结果。

一支是张学良的国民革命军“东北边防军”,面对日寇的进攻,奉行“不抵抗主义”,几个月失地千里,部队带着国恨家仇全部退进关内……

两年的学习生涯转瞬即逝,因为美术成绩特别突出,尽管是旁听生,李宝凤还是如愿成为一名乡村小学的美术教师。

在李宝凤创作的剪纸作品《关东三怪》组画里,用“窗户纸糊在外、姑娘叼个大烟袋、养个孩子吊起来”的民俗内容刻画出东北人幽默、风趣、泼辣的性格,也将刻在她骨子里的乡情展现给观者;在作品《春水长流》里,她运用3D立体的剪纸设计,用姑娘清秀的眉眼和头上仿佛时刻闪光的银饰刻画出鲜明的苗族风韵;在一系列长白山题材的作品里,她用层层叠叠的套色技术丰富色彩,展现出独特的长白山风貌……

因为教学能力突出,李宝凤被评为“吉林省先进教师”。1996年,她被调到了规模更大的县中心小学任教。在这里,她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和展厅。除了给孩子们上剪纸课,她有了更多的时间进行自己的剪纸创作。

1998年,机缘巧合之下,这幅作品出现在一个全国性会议的纪念品名单中,一经展出,顿时博得满堂彩。

于是,每逢李宝凤的美术课,就可以见到一个大人带着一群孩子去操场玩老鹰捉小鸡,去山上采花草;去草丛里捉蜻蜓……回来以后,她让孩子们回忆自己经历的场景、见过的形象,再用画笔画出来,用剪刀剪出来。

因为自小喜欢《红楼梦》,她萌生了以《红楼梦》内容做剪纸的想法。几乎每天早上四点,都可以在工作室里看到李宝凤忙碌的身影,画画、剪剪、改改,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红楼人物经她之手诞生。

开启农村姑娘的艺术人生

“逼”出童趣剪纸“乡土教材”

声名鹊起给了李宝凤更大的信心,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李宝凤开始尝试把剪纸艺术做成地方特色产业。为了打开市场,她从技艺的精进入手,在剪纸中借鉴国画、年画、版画、油画、装饰画和摄影的有益经验,同时吸纳地方戏曲、诗歌、民歌和少数民族元素,创作了一大批令人惊叹的剪纸作品。

她把自己的“毕生绝学”免费传授给聋哑孩子、自闭症儿童和其他有需要的人。那把改变她命运的剪刀,还将裁剪出更多人的美丽人生

这次进京,让从东北农村走出来的李宝凤带着她的剪纸艺术真正登上了大雅之堂。1999年8月16日,李宝凤的剪纸作品在北京大观园举办专题展览,受到热捧。“红盏一丈现红楼,满眼群芳百态收。也似娥皇铺彩石,神工巧剪世无俦”——“红学”泰斗周汝昌如此评价。

东北边防军副政委萧华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开赴朝鲜。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中国周边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特别是美国军队入侵朝鲜之后,将战火烧到鸭绿江边,东北地区从战略后方变成国防前哨。为保卫东北边防,必要时支援朝鲜人民军作战,毛泽东主席和中共中央作出了一个重要的应变决策,决定调几个军到东北地区,加强东北边防,以作未雨绸缪之计。

她和团队研发了一系列文创产品,涵盖古典、民俗、冰雪、风光、神话等,几百种产品远销海内外。她带着中国的剪纸艺术在美国、俄罗斯、日本、法国、德国等十余个国家举办环球巡展。她的剪纸作品《红楼梦·惜春作画》还被作为国礼赠送,让剪纸艺术的魅力扎根海外。

1999年,她的剪纸作品《红楼梦·大观园》,得“红学”泰斗周汝昌先生题诗点赞:“红盏一丈现红楼,满眼群芳百态收。也似娥皇铺彩石,神工巧剪世无俦。”

她和丈夫建起了占地近6万平方米的剪纸艺术博物馆和艺术学校,让更多的人了解剪纸艺术,让更多的孩子学习并且爱上这门传统艺术。当被问起能为社会做些什么?李宝凤常常说,“我捐我的文化,因为它可以属于所有人。”

1930年中原大战后,东北军成为中央军以外旁系中最强大的武装力量。1931年5月根据国民政府陆军编制改编后,东北军取消了军和师的编制,以旅为平时最大编制,分国防军和省防军。共有国防军步兵25个独立旅另一师(3个旅),骑兵6个独立旅另一师(相当旅),炮兵3个独立旅;省防军步兵3个旅,骑兵2个旅。另有空军5个航空队、飞机260架;海军2个海防舰队、1个江防舰队,共有大小舰船20多艘,总吨位约3.22万吨,海军陆战队3个大队。总兵力约30万人。

旧时的老人不崇尚女孩子多读书,所以读到初中二年级,李宝凤就辍学务农了。可她平日里放下锄头,就拿起剪子,手艺一点都没有落下。剪纸也成了她在繁重农活之余难得的放松。

李宝凤的人生,有几个“剪”出来的转折点——

剪出不一样的命运轨迹

而日军的主要力量都集中在以沈阳为中心、以南满铁路为线的地区内。占据交通要冲,便于迅速前出。并且驻附近的日本海外兵团之一的朝鲜驻屯军也可迅速增援。

日本陆军省和参谋本部制定的《解决满洲问题方案大纲》认为“在20万张学良军的包围下,1万日军以寻常交战方式不能与之对抗。倘至事态紧急,一触即发之际,如不抢先发动攻击,断难取胜。”因此关东军从一开始就采取突然袭击、迅速占领要点,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的方式,以弥补与东北军在兵力上的差距。

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委粟裕

1984年的冬天,在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一处偏僻的小山村里,冰雪覆盖了农庄。屋里的热炕头上,一个青涩的胖丫头一手持剪刀,一手拿红纸,纸屑掉落间,手里的剪纸形象渐渐清晰。

在李宝凤的手里,剪纸不再拘泥于特定的颜色、图案和技法,而是将国画、年画、版画、油画、装饰画的精髓融入其中。她让这门起源于中国乡土的民间艺术,充分汲取世界艺术的营养,从而走向世界。

这个“中东路事件”对张学良的打击太大了。“中东路事件”之前与之后,张学良判若两人。才刚刚30岁的少帅心中产生了这样一个顺理成章的推理:东北军打不过苏俄军队,而日俄战争中日本又打败了俄国,按照A大于B、B大于C、则A肯定大于C的简单数学公式,那东北军肯定不是日军的对手。而偏偏日本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密切关注东北战局的日军,通过中东路一战认为苏军“未来令人可畏”,其作战能力“不可低估”;而对东北军,则认为“简直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日本陆军的“暂避苏联、先打中国”的“南进”主张急速抬头。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奉命起草了《关东军占领满蒙计划》,狂妄宣称,对付张学良,都用不到真剑,只要用竹刀挥舞一下,就能把他击退。

剪纸,是东北女红中一个重要的部分,妇女们剪窗花、剪鞋样、绣枕套,都离不开剪纸的基础。李宝凤继承了母亲的心灵手巧,从小就爱趴在炕上画画剪剪。剪得越来越多,剪得越来越好,老李家的胖丫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巧手。

“当时就用的普通的大红纸,每个人物都反反复复剪了好多遍。”几年积累下来,一幅长3米,高1.5米,包含了55位红楼人物的剪纸作品《红楼梦·大观园》终于完成了。

在李宝凤的手里,那些极普通的纸像被施了“魔法”,有的变成关东雪景,朗朗的天空、绒绒的雪坡浑然一体;有的变作幽深宁静的深谷,两只小鹿漫步林间,悠然饮水;有的化身背柴回家的姑娘,小憩中凝望着天边远去的大雁……

她把每种颜色剪出一个模样,再用五六十幅这样“千剪不断”的单色作品套成一幅色彩斑斓的作品,呈现出了水彩画的效果;在此基础上,她又和同事们改良纸张的制作工艺,和剪纸技艺结合起来增强作品的质感,创作出足以“乱真”的剪纸“油画”作品。

而中国军队的克制和忍耐,更是大大出乎关东军的意外。北大营的8000名守军被只有700名左右的日军一个大队击溃。

从那以后,李宝凤的剪刀信马由缰,冲破了艺术门类的边界。她开创的“千剪不断”技巧,配合经过改良的纸张,能达到“乱真油画”的效果

得到鼓励的李宝凤一下子有了动力,心里的许多想法也有了用武之地。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关东军迅速占领了辽、吉的交通要道和城市,因兵力严重不足,一再电催增加兵力。为此,日本军部从朝鲜、上海和日本本土先后增调第二十师团、第十师团、第八师团、第十四师团、第六师团进入东北。加上原来的第二师团和独立铁路守备队,总兵力近10万人。中国军队错失了最好的防守反击时机。

发言人赵立坚表示,蓬佩奥以“撒谎、欺骗、偷窃”为荣,他一再炮制针对中国的虚假信息。所谓“强迫劳动”等问题,就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的典型事例。

这一年,刚满18岁的李宝凤,成功地用400份日常生活中随手剪出来的作品,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自己不懂,就更没有办法教孩子们了。于是,生性直爽的李宝凤大着胆子给教育厅写了一封信,建议教育部门结合农村孩子们的实际情况编一套“乡土教材”。一周后,教育部门的回信来了:“你的建议非常好,你能不能先行做尝试?”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时,日本关东军只有一万多人,30万东北军部队遵令“绝对不准抵抗”。这不能不提及之前发生的一件事,这就是1929年5月发生的“中东路事件”。当时,中国东北当局与苏联政府驻哈尔滨领事馆就中东铁路(原名东清铁路,民国以后称“中国东省铁路”,简称中东铁路)发生纠纷并引发了武装冲突。因篇幅所限,事件的起因和过程就不详谈了,只说说结果:东北军损兵折将,一败涂地,满洲里等重要城市失守,最终以东北军失败而告结束。

这日积月累攒下来的400份作品和一个旁听生的身份,帮助李宝凤走出了乡野田地,开启了自己的艺术人生。

第三十八军(辖第一一二、一一三、一一四师)

随后,作为战略机动兵团的第十三兵团及第四十二军等部队的25万大军迅速在东北南部集结待命。当时作为东北边防军主将的粟裕因病未到职。以后不久又调第九、第十九兵团作为二线部队,分别集结于靠近津浦、陇海两铁路线的机动地区。

东北边防军副司令员萧劲光

1999年的春节前,一鸣惊人的李宝凤受邀带着更多作品去北京展出。她把有关《红楼梦》的剪纸作品用一张大报纸一包,和丈夫买了两张硬座火车票就踏上了进京的旅程。

1984年,恰逢当时的县职业高中开设音体美专业班,专门培养特长生,毕业后任教。初中都没毕业的李宝凤自然不符合招生的要求,但小姑娘凭着一股子犟劲儿,回到家挑选了400份自己平时攒下来的作品,有蜡笔画,有零碎的剪纸,直接去找校长。手握远超同龄人水平的剪纸作品,再加上初中老师帮忙说情,李宝凤总算如愿成了一名旁听生。

在这期间,吉林省新出了一套美术教材,里面收录了许多经典的美术作品,有国画,有油画,其中许多作品和技法李宝凤从未接触过。

张学良的“东北边防军”(简称东北军)前身为奉系军阀张作霖所统率的军队,因其总部在奉天(今沈阳),称为奉军。辛亥革命之后由东北地区的保安部队和新军组成。1920年后奉系势力扩张到关内,并于1926年春占领北京,1927年张作霖自命为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摄行大总统职责。1928年春夏间,奉军被蒋、桂、冯、阎的北伐军联军打败,退回东北。6月4日张作霖途中被炸身亡,其子张学良于6月19日就任奉天代理军务督办,7月2日出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接统奉军。经过与南京国民政府近半年的谈判协商,1928年底张学良决定东北“易帜”,服从南京政府。12月29日,由张学良、张作相、万福麟等人正式发表易帜通电。自此,南京国民政府取得了全国形式上的统一。12月31日,国民政府任命张学良为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张作相、万福麟为副司令官。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驻沈阳。奉军随即被改编为东北边防军,简称东北军,归属国民政府统一领导。

第三十九军(辖第一一五、一一六、一一七师)

在李宝凤的眼里,艺术的根脉在生活里,躯干在持之以恒的磨炼中,而枝叶就在身边每一个孩子天马行空的想象之间。三年里,她和孩子们共同创作,共同成长,也共同热爱着剪纸艺术。

我们经常说的一万多关东军PK三十多万的东北军,也不完全准确。因为在“九一八事变”前,东北军步兵精锐和大部炮兵分布在平津及河北、察哈尔一带。东北军留驻东北的尚有步兵12个旅、骑兵3个旅、炮兵1个旅和省防旅,其中辽宁驻军7.5万人,吉林驻军8万人,黑龙江驻军2万人,热河驻军1.5万人。虽然人数有19万之众,但装备都较关内精锐部队差。尤其是省防军,一个旅的作战能力抵不上国防旅的三分之一。而且兵力部署过于分散,难以形成有效的战斗力。东北军19万人部署在南起山海关北至满洲里的东北广大地区,分散没有重点。

无论怎么说,“九一八事变”发生时,东北军在兵员数量的优势是绝对的,但正是因奉行不抵抗主义,使得对手看似一场不可能成功的军事冒险侥幸获胜。

带剪纸技艺登上大雅之堂

1984年,她靠着农忙之余积攒的几百幅剪纸作品,走出了小山村

她还用改变自己命运的剪纸艺术去改变其他人的命运。她到全国各地去宣传讲解剪纸艺术,迄今已培训了3万多人;她给聋哑孩子和自闭症儿童免费上课,让他们从剪纸中得到快乐,掌握一门技艺;她教授身有残疾的群体学会剪纸,让他们用力所能及的劳动获得收益,她还让他们的亲属、子女都来学习,创作出来的作品由她负责回收、销售。

她创作的每一幅作品都有血、有肉、有生命、有脉搏,有民族风、时代感、地域性和乡土情,恰恰没有边界。

第四十军(辖第一一八、一一九、一二○师)

第四十二军(辖第一二四、一二五、一二六师)

历史没有如果,但是可以不让它重演!

一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边防军”,面对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迅速出兵,打出了国威军威!

在她的手里,剪纸不再拘泥于特定的颜色、图案和技法,成了真正属于纸的艺术。“宝凤剪纸兼顾刀法与纸感的和谐、写意与写实的和谐、精巧细腻与想象延伸的和谐、传统手法与新技艺的和谐。”画家李自健评价说。

既然孩子们用不起色彩,看不懂名画,那就教他们剪纸吧。剪刀家家都有,废纸也能利用起来,不仅不用色彩,还能锻炼他们的动手能力和想象力。

三年下来,李宝凤带着孩子们创作了一批童趣剪纸作品,其中200多幅在省市、国家、国际少儿大赛中获奖,13幅作品收入《世界当代少儿美术书法摄影作品精选》。

赵立坚强调,美国自身人权和宗教自由状况劣迹斑斑,抗击疫情不力,种族歧视、暴力执法、虐囚丑闻层出不穷,枪支暴力犯罪率常年高居世界第一,年均造成上万人死亡。美国内少数族裔的宗教状况令人担忧。美国政府应该把精力放在解决自身问题上,而不是编造别国的谎言。

新中国成立初期东北边防军的组建,不仅巩固了东北边防,而且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抗击美国的侵略进行了极其重要的战前准备,也为后来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赵立坚说,新疆各民族包括少数民族务工人员作为中国广大劳动者的一部分,各项权益都受到法律保护,都有选择职业的自由,去什么地方、干什么工作都是自己的意愿,人身自由从未受到任何限制;他们的风俗习惯,宗教信仰、语言文字均依法受到保护;有关企业还为少数民族务工人员提供了良好的工作生活条件,让他们工作舒心、生活安心、家人放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根据各族群众就业意愿,积极采取措施,最大限度保障他们的劳动就业权利。哪来的“强迫劳动”一说?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美国一些政客有什么资格剥夺中国各族民众通过劳动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美方一些人一方面口口声声称“关心”新疆少数民族,一方面又采取各种措施打压新疆企业,搞单边制裁施压,充分暴露了这些人破坏新疆繁荣发展、挑拨中国民族关系、遏制中国发展进步的险恶用心。

副司令员洪学智、韩先楚

彼时,村小的条件简陋,3分钱的蜡笔对孩子们来说是奢侈品,连画纸也很稀缺。“那时候农村有抽旱烟的习惯,许多家长都是把孩子用过的作业纸拿来卷烟,要是涂上了蜡笔,就没法用了。”想起那时没有色彩的美术课,李宝凤还唏嘘不已。

由于10月初美军越过三八线向北猖狂进犯,朝鲜形势危急。10月4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组成志愿军入朝作战。中共中央决定,立即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由彭德怀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挂帅出征。10月8日,毛泽东发布命令:“着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

1950年7月13日,中央军委作出《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抽调第十三兵团(第三十八军、三十九军、四十军),第四十二军,炮兵第一师、二师、八师和一定数量的高射炮兵、工兵、战车部队组成共25.5万人东北边防军。以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萧劲光为副司令员,萧华为副政治委员。周恩来即日将《关于保卫东北边防的决定》送毛泽东审查并函告《决定》起草的简况。毛泽东当天批示:“同意,照此执行。”

赵立坚说,蓬佩奥等个别政客可能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人,可能在所有时间欺骗一些人,但是不可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无论他们如何撒谎、欺骗,新疆繁荣稳定的局面不会改变,中国发展进步的步伐也不会停止,这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回答。(总台央视记者 申杨 杨毅 孔禄渊)

在李宝凤的手里,原本用于分割的剪子,却连接起了世间万物。剪影舞动间,大好河山、神话故事、关东风情、瑶族姑娘,跃然于纸上,也将她——一个乡村姑娘的命运与剪纸艺术脉动相连,携手走向更广阔的天地间。

高射炮兵、骑兵、工兵、汽车兵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