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留学生在广西的双十一“剁手”经历


叶正青是就读于柳州城市职业学院的印度尼西亚留学生,身着的卫衣、帽子,手持的燕麦都是他在双十一的“剁手”成果,花费了300余元。在他印尼的家乡,电商平台和可网购的商品都较少,最近在中国兴起的一家主打低价的电商平台深得他的喜爱。

夏安华是就读于柳州城市职业学院的印度尼西亚留学生,不足10元的蓝色辫子和一辆250元“死飞”自行车,是他双十一“剁手”的成果。因教室与宿舍距离较远,他为了方便买了一辆自行车,而戴上买的辫子,是为了展示自己,他觉得这样很酷。王以照 摄

今年的进博会现场,出现了密集的“签约潮”。中外企业在多个领域共谋合作、共享机遇,共同助力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

数字化不但方便了需求端,也让供应端更加“耳聪目明”。强生消费品中国区总裁邓旭表示,中国是强生消费品在全球第一个超过50%的生意来自线上的市场,强生希望向全球输出来自中国的数字化实践成果。“比如,通过电商大数据,我们在5个月内‘反向定制’了一款专门针对女性消费者的漱口水,今年进博会上带来这款产品的3.0升级版。”

爱普生展区现场负责人介绍,这套“打印—再生—打印”的闭环解决方案,为全球首创,在进博会上进行亚洲首发。“进博会开幕以来,我们已经接待了很多省份的采购团,不少政府部门对这台设备很感兴趣。”

因此,在如何看待少数日本企业撤离中国问题上,需要区分背后的两种逻辑。

通用电气是进博会的“三朝元老”。第三届进博会上,通用电气不仅首次以双展台形式参展,还带来了“三大首展、两大首发”,包括通用电气最高效的燃机、单机容量最大的陆上风机。

会场内交流签约,会场外辐射带动。通过推动展品变商品、展商变投资商,进博会加速释放其溢出效应。

作为首届进博会上的“网红”,来自美敦力的世界最小的心脏起搏器,在第三届进博会上展出了第二代产品;其外表依然如胶囊般大小,重量只有2克,但适应人群比例却从原来的30%扩大至70%。

“我们不仅仅想展示一款设备,还想通过数字技术连接医疗机构和药店系统,满足用户的健康管理需求。”欧姆龙健康医疗董事总经理赵耀说。

中国市场这么大,来了不妨留下。一批看好中国市场的参展商,选择在中国落地或扩大产能。进博会首日,浙江省就传来好消息——在一场与欧洲领军企业的对接会上,该省签约外资项目61个,总投资达109亿美元。

亮点五:联通国内外市场,助力“双循环”发展

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参加视频访谈时表示,抗击病毒的过程中存在合作与竞争,但这种竞争应该是良性竞争。就像田径一样,大家在各自的跑道上,看谁先到达终点。还有一种更优的良性竞争,就像艺术体操,不仅有比赛,对手之间还能彼此欣赏、互相学习,科研人员和医学工作者要有这样的胸怀。

第三届进博会的医疗器械和医药保健展区,堪称整个展会最火爆、最具科技含量的展区之一。整个展区300多家参展企业,有70多家是世界500强和行业龙头企业。

同时,从这87家企业撤离中国后选择的新厂址来看,均是劳动力成本低廉、土地价格低廉的地区或国家。这其实反映出这些日本企业撤离中国的最主要原因是经营成本压力,即使没有日本政府提供补贴,它们也有可能被经济规律淘汰出中国市场。

连续三年参展的惠氏营养品在进博会现场宣布其大中华区总部落户上海。惠氏营养品大中华区总裁张甦毅说,未来区域总部将聚焦营养科学、人才培养、全球跨境电商等,更好实现“在中国、为中国”。

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进程已经过半。展示体验精彩纷呈,采购签约高潮不断。这场疫情背景下的盛会,和过往两届有什么不同?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现场体验,带你发现第三届进博会的“高光点”。

白圣达(右2)是就读于柳州城市职业学院的老挝留学生,双十一期间她和室友买了在疫情期间走红的螺蛳粉等商品,总共花费了100余元。白圣达特别注重商品的性价比,倾向在中国一家主打低价的电商平台上购物。疫情之后,她对于折扣力度和是否包邮更为关心,该电商平台是她主要“剁手”的地方。王以照 摄

马智是就读于柳州城市职业学院的巴基斯坦留学生,双十一期间他购买了一瓶体香剂和一把印有“螺蛳”字样的中国折扇,花费近100元。巴基斯坦仍以线下购物为主,他觉得在中国的网络购物方式十分快速便捷。王以照 摄

夏安华是就读于柳州城市职业学院的印度尼西亚留学生,不足10元的蓝色辫子和一辆250元“死飞”自行车,是他双十一“剁手”的成果。因教室与宿舍距离较远,他为了方便买了一辆自行车,而戴上买的辫子,是为了展示自己,他觉得这样很酷。王以照 摄

11月15日,广西柳州城市职业学院留学生们在双十一购买的商品陆续到货,这些留学生大部分来自老挝、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和玻利维亚等发展中国家。在疫情期间,他们没有回家乡,而是选择继续留在中国。当天,留在中国的十余名留学生分享了自己在双十一的“剁手”故事。

亮点一:“首发首展”新品达400多项

只需5秒,一张废纸变身崭新再生纸。技术装备展区,爱普生的无水再生纸系统一亮相,就吸引了众多目光。

亮点三:“数智化”生产生活奔涌而来

今年进博会的医疗展区首次设置公共卫生防疫专区,最开始规划展览面积2000平方米,因为企业热情太高,一再扩容,目前面积是当初规划的6倍。

李晨是就读于柳州城市职业学院的巴基斯坦留学生,身着的粉红色衣服、香水、竹炭面膜和一瓶调味料是他双十一期间的“剁手”战绩,消费了100余元, “便宜”是他选择在双十一“剁手”重要原因。王以照 摄

“第一届不知道进博会是什么,第二届抢着报名参展,第三届掏箱底也要把最好最新的产品送到进博会。”很多展商都有这样的感慨。

亮点四:展品变商品,展商变投资商

“这届进博会最突出的感受是,大家不是简单签个采购单。很多国内企业都是一把手带队过来,除了参观展台,还要去我们的工厂考察,谋划更深层次的合作机会。”ABB机器人业务部中国区负责人梁锐说。(参与记者:龚雯、周蕊、王默玲、郑钧天、桑彤、王辰阳)

新冠肺炎疫苗是公共卫生防疫专区的焦点。尽管没有具体的实物,包括阿斯利康、默沙东、复星医药等企业都在进博会上公布了最新的研发进展。

另一方面,这87家日本企业难以代表在华日企的主流认知。在中国取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阶段胜利后,日本丰田公司加大了对中国的投资力度,4月2日丰田与比亚迪各出资50%的纯电动车研发公司正式成立,并研发针对中国消费者的电动车。广汽集团在2019年报中披露,广汽丰田新投资项目——广汽丰田新能源车扩产项目计划投资金额113.3亿日元,预计投产时间为2022年。此外,松下、本田等日本企业也都曾表示,疫情后将加大中国事业的发展力度。根据中国日本商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经济和日企白皮书》显示,在华日企共有23094家,在所有国家和地区排名中位居首位。因此,不论是从日本企业对华发展前景信心,还是与庞大的在华日企数量相比,这87家准备撤离中国的日本企业都难以代表在华日企的主流趋势。

由此可见,并不是说有日本政府的出资,大部分日本企业就愿意撤离中国。实际情况可能恰恰相反,香港《南华早报》网站5月13日就曾以《离开中国?不,谢谢,一些日本公司对东京的现金奖说不》为题报道称,日本政府向公司提供补贴,以促使它们离开中国,进而实现所谓供应链多样化,但这种做法不大可能促成大批人员回流日本或前往东南亚国家。报道称,受访的5家日本公司全都表示,它们打算继续在中国生产,理由是,中国仍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市场,把大部分业务迁至别处不仅代价高昂,而且会造成不必要的混乱,尤其是在当前局势下。

让中国市场成为世界的市场、共享的市场、大家的市场,不少展商感受到了进博会传递的满满诚意。佳沛公司首席执行官丹尼尔·马西森预计,明年4月佳沛红心奇异果将首次与中国消费者见面。“相对金果和绿果,红心奇异果对国际市场来说也是一个新品种,我们选择在进博会宣布这一消息,就是希望更好深耕中国市场。”

另一种逻辑就是政治逻辑。在日本政府补贴日本企业撤出中国的 决策背后,很难说没有追随美国的政治意图。不过,就像大多数美国企业并不愿意放弃有14亿人的中国市场一样,大多数日企也不愿意被分走利益的蛋糕。这些日企心里很清楚,日企走了,剩下的市场份额反而会被其他国家企业替代。商业自有商业的逻辑和力量,并不是满脑子零和思维的政客能够改变的。(陈洋)

一种是市场逻辑。自1978年中国开启改革开放,日本企业是最早一批进入中国市场的外企,并且在中国过去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进程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但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劳动力、土地等成本的提升,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渐渐在中国失去竞争力,这些企业迁出中国是市场规律作用的自然结果。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有外资撤离,也有外资进入,外资的有进有出本身就处于动态平衡之中,无需过分忧虑。

一方面,这87家企业主要是中小企业,并且是制造如口罩、防护服、酒精、检测试剂等医疗物品的中小企业,而像丰田、松下等日本大企业并没有出现在名单中,这反映出此次撤离中国的日本企业主要还是以从事低端商品制造的中小企业为主,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而从事金融、汽车制造、商贸往来的日本企业并不愿意离开中国。

在进博会的食品及农产品展区,一只3.5公斤重的波士顿龙虾颇为吸睛。在进博会之前,这些龙虾从加拿大蒙克顿机场出发、“坐专机”抵达中国、上架绿地优选门店,最快48小时即可从原产国“飞入寻常百姓家”。

推动展品变商品,各方一直在努力。赛诺菲的创新药“达必妥”,去年进博会首秀后以“闪电”速度向中国奔跑,比原计划提前2年获批,仅用25天实现获批到供药,刷新了生物制剂在中国的上市速度纪录。

在三星展台入口处两侧,各有一台超大尺寸的显示器,铺满整面墙体。观看足球赛直播,仿佛自己就在现场。更牛的是,这款产品还能“变形”,不管是在会议室还是在家庭客厅,都可以根据用户需求定制。

走进进博会现场,一个突出感受是,几乎所有的展区都在拥抱数字化技术、智能化应用。更加“聪明”的机器、更加“接地气”的场景,让观众清晰地感觉到,“数智化”生产生活正在加速朝我们走来。

亮点二:首次设置公共卫生防疫专区

日本欧姆龙公司的展台上,展出了一款看似普通的家用电子血压计。其实,这款血压计不简单,它不仅可以独立完成血压、房颤两个与中风相关的重要指标监测,还可以将测量结果通过应用程序上传,帮助医生跟踪数据变化实现精准诊断。

三度参展的三星,在今年进博会上全面展示了折叠屏产品和技术,以及5G、8K、半导体领域的最新成果。三星集团中国区总裁黄得圭说,随着中国市场的发展变化,三星已投入超300亿美元,加大在半导体、动力电池等高精尖产业的布局,占在华投资总额的72%。

马智是就读于柳州城市职业学院的巴基斯坦留学生,双十一期间他购买了一瓶体香剂和一把印有“螺蛳”字样的中国折扇等商品,花费近100元。巴基斯坦仍以线下购物为主,他觉得在中国的网络购物方式十分快速便捷。马智家乡疫情的形势依旧不容乐观,他的一位巴基斯坦朋友就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身在中国的他觉得应该享受当下的生活,他在主打低价的电商平台购买除了体香剂还有一些零食。王以照 摄

中国科学院院士葛均波6日来到波士顿科学的展台,见证该公司和深圳市中科微光医疗器械技术有限公司的签约。“在冠脉介入影像领域,外资企业和本土企业的战略联合尚属首次;相信双方能够利用各自优势,为患者带来更加完善的治疗方案。”

从红心奇异果到家用定制化妆品,从最尖端的医疗器械到最高效的燃气发电技术……第三届进博会开幕以来,新品发布区高频“上新”。据不完全统计,进博会上“首发首展”新品达400多项。

进博会就是“买买买”吗?非也。

今年,法国施耐德电气展台面积比去年增加近一倍;除了展示最新技术外,格外引人关注的是展台里“嵌入”的8家中国企业,这些都是施耐德的中国合作伙伴,其中不少从采购商变成了合作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