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成青少年有抑郁风险有些孩子"不乖"其实是抑郁


9月11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方案提出,各个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孩子也会得抑郁症吗?“导火索”是啥?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心理精神科袁勇贵主任医师指出:我国青少年精神障碍患病率呈逐年增高趋势,青少年抑郁症离我们并不远,需要引起家长和老师的重视,主动及时就医。

近三成青少年有抑郁风险

价格也让消费者眼花缭乱。北京消费者周先生说,主播都说是“全网最低价”。此前,多位网友称,有的网红直播间相同产品价格比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贵出不少,不符合直播间宣传的“全网最低价”。

京东集团党委副书记曾晨表示,电商直播带货的模式成为企业拓展线下市场和线上消费群体的重要方式。“通过一个人的‘光环效应’覆盖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人,加深了消费‘依赖’关系,直播带货对于零售企业来说已成为标配。”

专家提醒,如果发现孩子出现心情压抑、愉悦感缺乏、兴趣丧失,伴有精力下降、食欲下降、睡眠障碍、自我评价下降、对未来感到悲观失望等表现,甚至有自伤、自杀的念头或行为,持续存在两周以上,就要警惕患有抑郁症的可能,及早找专业的医生问诊。

“十年前,在我们心理精神科的门诊上,一天只会碰到2-3个青少年,但现在一天的门诊病例有三分之一都是青少年抑郁问题。”袁勇贵主任表示,青少年抑郁离我们并不遥远。在门诊常见的青少年抑郁症,表现形式各种各样,主要包括:容易与他人起争执、脾气暴躁、注意力不集中等,还有严重的出现自我伤害、自杀等倾向。

邱宝昌建议,平台经营者可将法律相关规定写进平台协议或规则中,并在平台内公布。平台经营者也可设置“黑名单”制度,对销售质量不合格商品的网红,经过沟通后仍不改正的,可将其列入“黑名单”,并将“黑名单”与其他直播平台共享,共同营造诚信安全的直播环境。

对此,袁勇贵主任强调,家庭问题和家长的轻视是引起孩子抑郁的重要“导火索”。有些父母陪伴缺失,将孩子丢给老年人带;有些家长对孩子期望值过高,让孩子长期活在巨大压力中;有些家长工作变动导致孩子上学、生活环境突然发生变化……这些都成为了孩子不良情绪生长的温床,在不经意间,“心灵的感冒”——抑郁症就找上门了。

“调查显示,三成直播带货商家没有充分履行证照信息公示义务。”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院长陈音江说,平台上没有任何商品图片或文字信息,商品信息均由主播直播介绍。有的直播带货售卖“三无”产品,还有的平台需要消费者先支付定金,否则无法提交订单。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宝昌说,若网络主播将未使用过的产品推荐给消费者,一旦产生纠纷,网络主播应承担直接责任。若网络主播既是代言人又是经营者,在直播带货的过程中,虚标交易量,夸大产品作用,使得消费者冲动消费,行政机关可以结合实际违法情况,对其处不同金额的罚款。若其所带商品质量不合格,消费者购买使用后出现问题,可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要求网络主播及商品生产经营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疫情催化了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的加速到来,最近火起来的全民‘直播带货’又开始颠覆传统的渠道销售模式,成为给‘云经济’带动节奏的排头兵。”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第四届世界智能大会主题峰会上说。

专家提醒:青少年抑郁,只要在专业的心理精神科医师的指导下,遵医嘱展开治疗,不会对孩子的身体发育产生不良影响,家长不可讳疾忌医,耽误孩子的治疗。

受访人士认为,标准、规范将加强对直播带货相关责任主体的约束。直播带货是一条长产业链,行业要持续良性发展,需要各方协同努力。除了加强主播、商家的合规管理外,直播带货还要走出低价销售的简单逻辑,真正推动国产品牌成长,拉动消费。

“数据灌水”问题也被业内人士诟病。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直播带货“刷单”是业内普遍存在的问题。在电商平台上,有大量高度程序化、标注为1元至10元价格不等的直播刷数据产品。还有的组织真人粉丝刷数据,粉丝进去直播间观看1分钟,就能拿到5角的酬劳。

提高重视度,及早干预治疗

北京市消协委托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的调查显示,部分主播在直播带货过程中涉嫌存在扩大产品功效或使用极限词问题,例如宣称“三天可以减1至5斤”“我们家的产品质量绝对是NO.1”等。

据京东方面提供的数据,与2018年相比,2019年电商直播行业成交总额至少增长了6倍,用户数至少增长了10倍,开播商家增长了4倍。2019年,淘宝直播的账号开通数量同比2018年增长了100%。

孙之升建议完善信用体系,实施商品追溯,不断健全直播购物信用体系,推出失信惩戒、联合惩戒。

专家介绍,青少年人群的心理不及成年人成熟,生活缺乏明确的目标,易出现低落情绪,面对学业压力、情感伤害时又欠缺较成熟的情绪调节能力,这些都是孩子处于青少年这个特殊的成长阶段容易引发抑郁症的原因。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的相关报告,6月1日至20日期间,共收集有关“直播带货”类负面信息112384条。

不过,直播带货在带动商品销售、丰富消费者体验的同时,也暴露出销售“三无”产品、虚假宣传、信息公示不全、数据“灌水”、售后服务少保障等问题。

在很多家长的固有观念里,孩子不用承担生活上的重任,衣食住行还有父母负担,校园里有较为纯粹的友情,他们有什么想不开的,还患上了抑郁症,是不是太闲了?

要警惕抑郁症的认知症状对日常工作学习生活带来的影响,比如:记忆力下降:记不住事;注意力下降:上课时总是走神;执行功能受损:犹豫不决、难做决定;精神运动速度减慢:反应慢,总是跟不上别人的思路;躯体症状:身体部位疼痛,找不到原因等。

袁勇贵主任介绍,常见的青少年抑郁症是可以治疗和治愈的,主要治疗手段为:病情严重时药物治疗为主,心理治疗为辅,待病情好转后,心理治疗为主,药物治疗为辅。

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孙之升说,直播带货的虚假宣传屡见不鲜。有些明星、“网红”违法代言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和保健食品,为没使用过的商品或没接受过的服务做推荐或证明等。

这些青少年的身体或不当行为状态,在很多家长、老师眼中,很容易与思想品德、个性问题相混淆。但对于心理精神科医生来说,这些恰恰是青少年抑郁情绪或疾病的表现,需要得到专业的治疗与支持。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杨彦

家庭问题和家长的轻视是“导火索”

近期,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牵头起草制定了《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南》等标准,对产品质量、主播行为规范、企业经营管理等方面作出了规范要求。

袁勇贵主任说,常常遇到有的孩子自己跑来门诊就医了,家长还不重视;有些父母还会有“病耻感”;有的家长认为,孩子只是娇气、矫情、抗压能力差,这是种严重错误的观念,是导致耽误防治青少年抑郁的重要原因。

百货公司导购员变身“云柜姐”直播带货;干部在互联网平台出镜当“主播”,“带货”当地特产;王府井百货、翠微百货等传统零售企业也积极试水直播带货……直播带货形式活泼,互动感强,不仅人气火爆,商品门类也更加多元,其在加强行业渗透、提升销售效率、加快市场流转等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陈音江认为,平台应加强直播带货交易全流程的审核把关和生态治理,严格查处各类人气造假、评论造假等造假行为,以及各类诱导交易、虚假交易、规避安全监管的私下交易行为,依法配合有关部门的监督检查和调查取证。

升学压力大、课外辅导班各式各样……近年来,越来越多孩子在父母口中“别人家孩子”的阴影和压力下成长,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不容乐观。据有关调查显示,近三成青少年有抑郁风险,抑郁症也正在成为仅次于癌症的人类第二大杀手。